财经

口罩荒暴露反对派罔顾民生的真面目

酒精度:{dede:field.jiujing/} | 净含量:{dede:field.hanliang/}

丁江浩民建联中委

在武汉新型肺炎疫情持续之际,一幕幕香港市民排队抢购口罩的画面不断重演,排队者动辄几百人以上,甚至有人通宵露宿街头只为了轮购一盒口罩。口罩是防疫的首要物资,市民抢购以备外出需要是可以理解的。但口罩荒又一次暴露反对派罔顾民生的真面目。

口罩荒造成市民生活上的不便,故此近日民建联、工联会等建制团体急市民所急,将义工联盟赠送的口罩向市民派发以解燃眉之急,结果又遭反对派疯狂抹黑,将派口罩扭曲是特区政府和建制派「打笼通」,扣起市面的口罩留给建制团体派发,甚至网上改图,散布建制派日日有数以万计的口罩派给市民的谣言。

先不说政府扣起市面口罩给建制团体的指控是荒谬之极,其实最有机会与政府「打笼通」的是反对派议员,因为全港十七个区议会由反对派把持,手握大量资源,如果当初武汉新型肺炎大模规爆发之际,反对派能加以重视,尽快召开区议会会议,即可要求政府拨资源购买口罩派给全港市民。但事实却恰恰相反,例如反对派针对警方,由反对派做主席的东区区议会就因为区会辖下监警会职权被政府指越权,短短一日就运用主席权力临时召开大会讨论至深夜,结果当然因为没有政府官员出席而不了了之。既浪费宝贵的区议会会议时间,又没有及时发挥区议会关注民生的作用,这是反对派以政治挂帅罔顾全港市民利益的又一个例证。

面对口罩荒,建制派团体急市民所急,选择向全港市民免费派发口罩。但反对派议员却利用口罩荒向市民「搵着数」。据报道,近日有大埔反对派区议员,在宣传单张上声称向街坊出售来自印尼公司「CROWN」制造的口罩,以每盒60港元的价钱售卖。但有记者发现,网上有同一品牌口罩,产地却为印度而并非印尼,而每盒折合港币仅需5元,相信有人通过今次团购获利达4.4万港元。而某北区反对派区议员在口罩货源未确定下,急急向市民安排团购口罩,要求欲购买的街坊提交写有自己姓名、住址、电话的入数纸,但最后却以口罩在当地出口时遇到阻滞为由,称该批口罩无法送达,会向已购买的街坊退款云云。因此,引起大量市民质疑,该区议员以团购口罩为名,收集个人资料为实,并不是真正想为市民服务。

区议员作为市民与政府沟通的重要桥梁,所提供的服务与市民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发挥一定的解决民生的作用。但面对疫情扩散,反对派区议员本应通力与政府合作,关注口罩等防疫物资出现短缺、炒卖问题,要求政府迅速作出回应措施,以解决口罩短缺及遏制炒卖风气,安抚民心,但反对派区议员却背道而驰,向市民谋取暴利,欺骗市民,这些行动令市民对区议员信任度大大降低。难怪有受骗市民感慨:「反对派做区议员,究竟是挂住服务你,定系挂住搵银纸?」希望各位市民,请记得要监察好你的区议员。

来源:香港文汇报

上一篇:一周新能源要闻回顾(11.11-11.15) 下一篇:天王嫂穿白色西装现身活动,身材纤细自带名媛范